是个没用的。

咸鱼写手。

红线红线

感情到底怎么写?

搞不懂。
有的人写啊写啊终于写完了一篇文/大纲,拿出来给大家看喜欢的寥寥无几。
有的人把两个人的名字往某些剧本上一套,再稍微修改一下,就备受喜欢。
?
你说别人写的大纲不符合你胃口,可是有的人的大纲已经ooc到极点了啊?????您k您妈啊???

不能评论真的很悲伤,太太画的太好看了吧55555

贱紫:

杰迈可爱!

[帅梦] 网恋好 单恋好 好就好在。

鹅  算个设定放在这。
无职业设定  xmh和zyc就是单纯玩手机的人。
后续会有什么空间啊之类的东西...至于有没有后续就是另一回事了...

 

肖闽辉简直气到想骂娘。

早上六点手机就开始叮铃叮铃的响个不停。用脚趾头都知道是谁发的消息,他们那边天边泛起鱼肚白,这边还是星辰满天。

最后听到一声叮铃于是安静,肖闽辉极不情愿的拿起手机看了看他发的消息。睡觉前忘记调暗暗度,这一开差点没把肖闽辉的眼睛闪瞎,连忙拉开控制栏调低暗度。

点开聊天软件只看到那个用着简单黑白头像,给他备注“老帅”低下还有几个加红的字[特别关心],右边的小红点上有着数字6。

“早”
“还没起床吗”
“我看昨天晚上你三点才睡的,都说了别打游戏到这么晚。”
“我看你又掉段了,弟弟叫声大哥我带你上分”
“我已经出门晨跑了。”
“[图片]”

最后还付了一张清晨天空的照片。

肖闽辉想,新一天的开始,也要和老帅好好相处,然后继续蒙着被子倒头睡了过去。

单恋好,网恋好,好就好在当场去世。

[帅梦] 撒谎。

意识流,设定文里有说。
ooc!!!!!ooc!!!
半小时,情感没写出来,凑合着看吧。
兄弟们,喜欢的话关注或者小心心走一走行不行。(没人喜欢放弃吧。

     张宇辰可能是最了解肖闽辉的人了。
小到说话语气,大到穿衣习惯。

肖闽辉有个不太好的习惯,撒谎的时候喜欢用右手抓住衣角揉捏,然后抬起左手揉揉鼻尖,擦去他所认为存在的汗水。

但他几乎不撒谎,有得有失也几乎从来不表现在脸上。只是深深的藏进眼底心底,感情么,不要太多。

人越大啊,失去的就越多。

在张宇辰的记忆中,肖闽辉不经常撒谎,最多见到的也只有三次。

肖闽辉第一次撒谎是在第一届总决赛结束的时候,下场坐在车上的时候他感到浑浑噩噩,右手不停的捏着衣角。

寒冬听得见车内电动机的声音,暖气从脚下传来,车内的温度很高。可心却仿佛坠入冰窟。

所有人都沉默不言,肖闽辉内心不安。最后还是菲菲开口来安慰他们,他们要走的路啊,还很长。

车内的气氛活跃了起来,但是肖闽辉内心还是有些不安。张宇辰看着他轻轻落下一句开心点,明天还要继续过。

肖闽辉抬起头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外褪去的风景,抬起手擦了擦鼻尖寒冬的汗水。

“我没有不开心。”

第二次张宇辰看见肖闽辉撒谎,是在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ag的时候。

张宇辰检查是否有什么遗漏的时候,肖闽辉走进来拿他的水杯去泡茶。看到收拾东西的张宇辰也是一言不发,准备推门走出去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

又转过头来站在张宇辰旁边。

坐在床上的张宇辰抬头看着他,瘦小的身体挡住了灯光,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背后的灯光又显得他更加瘦小,那一刻张宇辰才觉得肖闽辉是那么孤独。

他的右手抓着衣角,似乎内心在挣扎着什么。左手想要擦去鼻尖的汗,不过还拿着沉重的杯子,就放弃了。

然后他说。

“张宇辰,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分开吧。”


后来啊,第三次。

第三次是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张宇辰拉开凳子去握手,他们一排走过去,形式的握手总是很快。

只是肖闽辉经过他的时候,轻轻道了一句。

“我替你感到高兴,就这样吧。”

这话听得不真切,又很快淹没在欢呼声和解说的声音中,又带着一点尾音消失在他转身离去的风中。

张宇辰回头看着肖闽辉,没有看见他抬起左手,也没有看见他右手捏着衣角。只有背影走的那么决绝。

然后他明白了,肖闽辉撒谎的习惯也改掉了,没有他也很好。

[泰辰] 论研究会的人怎么吃狗粮.上

刚刚被和谐了。应该是标题问题。
那就再写一遍。这都是设定,一定要看。
首先设定参考刻刻,止界就是静止的世界。有什么不懂可以评论问我。
定石和鸡蛋大小差不多,材质类似玻璃,顶部有个小洞,内部中空。
研究会的人就是那种大反派。
为什么没有武器不和研究会的人正面肛?
因为设定bug,就乐呵看吧。
止界内的物体不受重力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打架不用gun,血珠会漂浮。
ooc极其严重!!!
下篇还会补设定,这么好个设定被我写成这样,头大。
下篇基本写完了,差个转折点和结局。
要be还是he啊,没人回答就be了。
我是在认真的搞笑。



序.

蝴蝶不停向前飞着,暴风和迷雾阻挡它前进的脚步。

她也不恼,用力挣扎着。

她只是太累了,想找一个休憩的地方。

想要拨开迷雾,去见到光明。

1.
街上的人们忙碌着自己的,路边小摊摊贩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下来,熙熙攘攘的人海中他们保持着脸上的冷漠似乎不想参与到这充满腐臭味的社会中。

突然警笛声响起,与此同时人海突然停下移动,每个人保持着自己上一秒的姿势,仿佛一尊尊栩栩如生的蜡像。

辰鬼简单给自己手腕做了个包扎之后从二楼一跃而下。

还好自己赶到了以最快的速度开启了止界,不然损失的可就不止一家银行了。话说联盟给我找的“伙伴”呢,都进入止界了还没看见他 ,这么过分一定要把他一半的奖励全都给自己。辰鬼不禁这么想到。

着地后迅速跑向爆炸地点。

辰鬼已经接到消息,这次带着炸药包的,是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孩,炸药在她背后的背包里,地点就在前方的银行。

推开玻璃大门的时候辰鬼还是有点气喘吁吁,想着一定要健身房见了不然真的追不上了。

他张望了半天,终于在人群中锁定了目标。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研究会的人,就跑上前去迅速把小女孩的背包脱下,正准备向外跑然后到个随便什么荒野把炸弹炸了,突然一个人拿着匕首向自己冲过来,辰鬼迅速避开和匕首打招呼的机会向门口跑去。

“啧  怎么又遇到研究会的人了,你是躲在哪个旮旯里我没看见你,能不能消停点。”

身后的人穷追不舍,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经过刚刚辰鬼跳下来的二楼时,一个人以同样的方式跳了下来,手里也拿着把小刀。

辰鬼以为又是研究会的人,正准备打算使用最不靠谱的瞬间移动,却发现跳下来的人与身后的人扭打成一团,很快就将研究会的人制服在身下。

“辰鬼是不是。”

“你是谁啊,嗯......是不是阿泰。”

“是,快点过来吧你,做事磨磨唧唧的。我以为你都可以干完了,结果进入止界发现你才刚刚拿到炸弹。”

阿泰一边给那个研究会的人嘴上和手打着胶带边和辰鬼某种意义上的聊天。

“你为什么不和他刚啊,我看你报表上战斗力不是S但怎么的也是个A啊。”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带了匕首的!”

“?我能骂你一句傻鸡吗。你这个len。”

“我看免了吧,要不是你救了我,你来的这么晚这么过分,我一定要上报联盟。”

阿泰推着那人向前走,打量着走在旁边的辰鬼。

他怎么这么胖...

2.
走出止界后辰鬼从口袋里拿出定石,向地下一摔,身后静止的人群又动了起来,路边摊小贩手里的鸡蛋刚刚被敲开,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过。

地上定石的碎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光芒中似乎还带着一些血腥味。如果捡起一些较大的碎片还能发现上面粘着血,到现在并没有凝结。

本来是个粗枝大叶的人,阿泰瞅见地下的碎片和辰鬼手腕上的包扎不禁皱了皱眉头。

“...辰鬼你不能好好爱惜爱惜你自己吗。”

“啥?”

“盖满定石的底就可以了,你怎么都快把定石给填满了。”

“血是吧?哈哈...每次任务都用的是我的备用血源,但是这次我走的时候忘了装上了 只能现采现用了。好久没用了有点没有掌握好力道。”

“对了,联盟给我说现在人手不太够,又必须保证一组至少两个人,就不打算频繁更换小队了,以后我们俩就是固定搭配了,我叫你鬼哥怎么样。”

“你比我小吗...我93六月的。”

“哎呀,我93二月的。比你大,不过还是叫你鬼哥比较好听。”

“鬼哥就鬼哥吧。”

突然沉默了一下,辰鬼觉得好像忘了汇报任务成功了。

阿泰说赶紧打电话啊,我不想被老帅追着砍,说着又拉了一下刚刚逮捕的研究会的人,意思是让他老实点别乱动。

老帅是联盟的接线员之一,专门负责任务完成时向有关部门汇报。每个接线员每天都会负责不同的小组,只要这个小组任务完成并且汇报之后,接线员就可以接另一组的任务了。

一个小组每天最少要领一项任务,再多领就算是要加工资了,不过做完一个任务就快累死了,哪还想多领啊。

不过每个任务完成后都会有判定,由接线员来判定,根据完成时长和产生的后果以及小组成员受伤情况等。时长越短,损失越小的相应评分也会越高,这个月的工资也会提升。

“阿泰我觉得我们可能已经凉了...”

3.

蝴蝶似乎感觉到暴风的变小了。

她可以更用力的挣扎了。

好像,离光明近了。

只不过,还差一点。

4.
几个月过得很快,一起经历过几次任务之后,辰鬼发现,阿泰根本就没有他想的那么酷。骗人的,都是骗人的,上次救人时割绳子的时候他还和自己讲笑话,讲什么讲,差一点手抖割到人质。

不过忙碌后终于迎来了短暂的假期。

算是美好的假期吧...

两个单身的老男人在七夕的时候约好了出门吃东西和看电影,两个男人逛什么街,吃东西就行了。

从一点进自助餐餐厅,再到三点四十出来,两个人已经吃的差点走不动路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歇了会,看了看手机,准备迎接四点十分的电影。

“哎你看梦泪真的女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兄弟太辣眼睛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佬。”

突然手机的一个聊天软件多出来了几条消息,骑士发了个地址又问谁在这附近,辰鬼一看,自己不就在这吗。连忙私聊了骑士。

骑士说他接到内线消息,这栋楼的三楼电影院被人安装了炸弹,不出所料应该是研究会的人干的,但是具体位置还不清楚,所以需要一个小组加班去拆除炸弹。

骑士还说等会离你们比较近的小组也会去支援的,会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可能吧。

虽然辰鬼极其极其不情愿,但是这会电影院里的人挺多,而且还要等会在这边看电影,还是拉着阿泰上去了。

“走了,任务去。”

“...别吧,研究会的人七夕都不安定的?”

“就在电影院里。阿泰你怎么看。”

“我都快变成拆弹专家了...”

他们庆幸幸好这个影院并不算很大,只有四个影厅。不过算上厕所和收银台那里,也是很大了。

要进去就要先打票,于是辰鬼决定先进入止界再说。

事出突然,辰鬼带了定石却没带备用血源,还是现采现用吧,摸着腰带时才想起来没带匕首。

“我没带刀...”

“我钥匙扣上有把折叠式小刀,割一下应该还是可以的。”说着阿泰把小刀递给了辰鬼,一脸嫌弃。

“别用嫌弃的眼神看我,事出突然嘛。”说完辰鬼就用小刀割了下左手手心,血滴入定石,出现一个血红色的光圈笼罩在他们两个人头上,血一滴一滴滴入定石,光圈也变大最后笼罩在了这一片街区上。

时钟的停止了走动,影厅银幕上的画面也定格,看着不同电影的不同的人或笑或哭,人生苦短,但路还长。

“今天没有什么武器,尽量不要和研究会的人正面交手,拿到炸弹就走。”

“毕竟不论是鬼哥你还是我,都不想在止界待一辈子是不是?”

阿泰说完两句话后示意辰鬼分头行动,他去搜一三影厅,辰鬼去搜二四。收银台已经搜过,厕所稍后再搜。

这个时段的电影基本都不是什么热门的电影,看的人也少,一二影厅比较大,二四比较小。所以搜查的速度还是提升了一点。

大约三十多分钟后两个人在厕所前见面了。

“没搜到。也没看见研究会的人,来支援的到底是谁,他们是爬过来的吗??”

“我也没有...厕所看看吧,是不是在路上遇到研究会的人了。”辰鬼有些失望的说到。

“女厕谁进?”

“石头剪刀布。一局定胜负。”

提出建议的辰鬼输了,委屈的手在女厕门把上不安的动着。

“鬼哥你怎么扭捏的像个...”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最后辰鬼还是鼓足了勇气进入了女厕,任务要紧任务要紧。

前面几个隔间没有人也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东西,打开最后一个隔间的时候。辰鬼废了点力气,打开门时候看见一位坐在马桶上抱着黑色手提包的女性。

她低着头,辰鬼觉得很奇怪,接着辰鬼又闻到了一股比较淡的血腥味。他先抓住了手提包摸了摸形状,比较确定就是这个了。但是想要拽出手提包的时候,他才发现。

这位女性的手腕处向下,有几滴血珠漂浮着。

[泰辰] 震惊!道士写符的背后竟是因为这个!

可能有些撞梗,但是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抄袭。
灵感来着微博那个德国小姐姐黑/弥/撒的事件,因为最后知道是个恶作剧有点生气。
然后空间说他给你递黑弥撒的画,你就给他递东方符文,什么凶狠画什么。看看是西方的恶魔厉害还是东方的鬼怪厉害。
ooc严重,算架空了,但是只加了一点灵异,背景和现在差不多。
ballball你们点个小爱心吧!!!!!我爱你们mua!!
半小时产物,别认真看。以及懂一些医学知识的,别把这里面的东西当真,我查资料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懂,就瞎写了。
别当真!!!!!


1.
现在的辰鬼慌的一批。

2.
刚刚直播的好好的,突然有人敲门,自己跑去门口去查看,趴在猫眼上瞅了半天没瞅见半个人影。走廊里的灯又刚刚好灭下去,辰鬼想哪家的孩子恶作剧啊,没在意又回去直播了。

因为是新居民楼,住进来的也没有几户人家,辰鬼几乎把这个单元的邻居都认了个遍,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谁家有孩子的。

第二天辰鬼出门拿快递的时候无意间瞟见自家的信箱里似乎被塞了什么东西,自己也没有订过什么东西啊,把快递放下后打开信箱一看。

这是个什么玩意????

信箱里有几个黄色的纸团子,看来塞这东西的人有点着急,还有几张纸刚刚好卡在了缝里露出来一半。辰鬼随手扯下来一张,黄色的底子,上边用红色的笔随意画了那么几笔,长方形纸的中心还有个跳舞的小人。

这是什么符纸吗?

辰鬼又看了其他几张,几乎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纸中心小人的动作有所变化。

最后辰鬼把它们全都扔进了垃圾桶。

呵,建国后不许恶作剧。

3.
之后辰鬼有陆陆续续的收到了这样的东西,他想要在门口装上摄像头,只不过因为不可抗力被拒绝了。

最后和002说了说,还是决定好好重视一下这件事情,自己想怕不是什么教会看上了自己想要拉自己入会。

收到的纸上只有中心的小人在不断变化,从一开始的站立到后来的坐下,坐下的那张纸上头上似乎还带了个什么东西,辰鬼猜测那是耳机。

再到后来的跑步,然后走路,最后躺下。

002和辰鬼开玩笑说这是不是有什么教会打算拿你祭天,躺下那几张是最后通碟。

辰鬼被说的有点慌,他最近出门的时候老是看觉得阴暗里有什么东西在看自己,前几天门口还有只死猫....等等。于是辰鬼很严肃的告诉002,你别乱说,我打算先到别的地方避几天。

002闭上了嘴。

知道这件事的还有阿泰。

002是辰鬼的双排队友,阿泰也是。

他们俩总是不合自己搞三排,于是心里不禁想到,呵,小辣鸡。

阿泰说你到我这来住几天吧,辰鬼想了想说姓,急忙收拾了东西第二天早上就坐了飞机跑到阿泰那里去了。

辰鬼敲门的时候,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又来了。

4.
好不容易以为在阿泰这住几天会安全一些,结果自己又收到了那个东西,原本纸上的一个人在这变成了两个,不,或者说是三个。

其中一个人还是躺着,而有一个人站在他旁边,脚底下突兀的多出了一个影子,之前画中站着的那个人,是没有影子的。

辰鬼想自己应该做出点什么了,但又不知道从哪下手,平时连麦时骚话不断的002和阿泰都沉默了。

不过晚上002在半夜四点时发了条消息给他。

“准备好...了吗?”

辰鬼醒来时再发消息给他,却发现从来不离线的002,离线了。

5.
辰鬼发现这几天阿泰的行为也有些异常,突然对辰鬼说什么要温柔对待他,一定不会有遗憾,然而午觉过后起来又忘了这码事。

什么玩意,建国后不许精分。

在两个人在卧室里打游戏的时候,两个人打着游戏,辰鬼发现阿泰老是喜欢盯着自己看,似乎要把自己的模样永远的刻在心中。

经历过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的辰鬼,也变得有些神经质。

此时的又有人来敲门了,辰鬼摁住阿泰,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趴在猫眼上看,外面什么也没有,但是自己到感觉到背后一阵风吹过,明明没有开窗户,哪里来的风呢?

辰鬼又想起来在微博上看到的一条动态。

“如果有人在门外敲门,你在猫眼里看外面什么人也没有,你会开门吗?”

“那如果它是在门里面敲的呢?”

这时候阿泰大喊了一声辰鬼。

于是辰鬼猛然转身,看到空气中一团白雾漂浮,又看到阿泰向自己冲来,白雾突然移动到自己脚下。

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辰鬼向后倒去,看见阿泰向自己伸出一只手,自己想要抓住他,两只手都尽力向前伸去。

忽然辰鬼感觉身边的一切都向后退去,时间也暂停在这了。他看见阿泰惊恐的眼神和伸出的手,他看见白雾又飘了上来,在很高的地方渐渐变成一个人的样子,那个人又俯下身子伸出来他的“手”去抚摸辰鬼的脸,两人额头相抵,最后那人闭上了眼睛,辰鬼就看见这团白雾消失了。

然后辰鬼向下倒去,他看着天花板也消失,自己如同在深海中溺亡,片刻都不能喘息。

他闭上了眼睛。

6.
为什么新居民楼可以很快住进去?

符纸上的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

盯着你看的人是谁?

是002还是阿泰?

为什么他们从来不和你三排?

002,为什么不可以是阿泰。

7.
再次醒来,辰鬼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病房内没有一个人。

他觉得自己很渴,他想要喝水。

于是辰鬼尽力动了动手,他先摘下了脸上吸氧用面罩,但还未做出下一步,就听见刺耳的长鸣声。

病房的门被推开,走进来那么几个人,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口中不停念叨着什么,辰鬼也只能听个大概,无非是他醒过来了这样的话。

辰鬼要求护士给他喝点水,喝完水之后护士又把面罩给他带好,对旁边的人说现在还不能吃东西,有什么异常叫主治医师。

护士走后辰鬼才好好看着这些人,终于辨认出了几个自己认识的人。

“辰鬼你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就是就是...我们都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你们小声点...”

“别大声说话 这里也是医院啊...”

辰鬼什么也不想说。

耳边的声音被无限放大,传入耳中波动着他的神经。

我好像忘记什么了,辰鬼迷迷糊糊的这样想到。

“就让辰鬼先休息一会吧...”

“那我先留在这了,你们也回去明天再来吧...”

最后,病房里只剩下了辰鬼和寒夜。

8.
寒夜有一没一的和辰鬼说着以前。

以前他们夺冠,以前他们降级,以前他们不欢而散...

都是过去了啊,寒夜最后这样叹息着。

“阿泰是谁?002...又是谁?”

“...”寒夜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拿来了辰鬼的手机,给他翻看他和阿泰的聊天记录。

零散的碎片被小心翼翼的拼凑起来,展现出了许久之前的画面。

阿泰在第四个赛季末的时候向辰鬼表白了,他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之后阿泰也退役了。

他们过着他们的理想生活,可是后来因为遭到家长的反对,他们不得不暂时分开。

辰鬼这边只是遭受了一点皮肉之苦,阿泰却被他的家人拉去电疗,最后精神分裂。不过对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因为阿泰这个人格和002这个人格的性格都很相似,相处的基本都很好。

后来他们开着车去海边散心,却不巧被卷入了连环车祸。

辰鬼和阿泰都是重伤昏迷。

但是阿泰却先醒了过来,他修养了两三周后,他托人买了点东西,就伏在桌上不停的写。

他每每写完一张,就看看旁边还在昏迷的辰鬼,他在梦中知道了唤醒半魂之人的方法,不管怎样的代价,他要去尝试。

阿泰回忆着他们的过去,因为每写一张,回忆都会消失一点点。写完最后一张的时候,阿泰和002也闭上了眼睛,白雾飘进了辰鬼温柔的梦里。

在梦里阿泰和002也为辰鬼的醒来做着准备,并且如期的让辰鬼看见了那些符纸,那是唤醒记忆的第一步。

写这些纸符的笔,就是阿泰的魂魄。

9.
002和阿泰为辰鬼编织了一个理想的梦。

002不堪重负先一步卑微的走了。

阿泰到最后也没有抓住他想抓住的人。

站着的小人是打职业之前的辰鬼,坐着的是打职业时的辰鬼,跑着的和走着的,是追逐梦想的辰鬼,躺着的是重伤的辰鬼,站在旁边的是阿泰,影子是002。

辰鬼的五步人生中只有一步是有关阿泰的,而阿泰的五步人生中有三步都是有关辰鬼他的。

为什么不让我去拯救你,为什么到了最后。

你还要和我恶作剧。

你醒过来好不好。

翩翩留我在了这。

尾声.
“我经历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轮回...”

“轮回中有我爱的人...”

“但是我却没有把他拉出轮回...”

“他却把我推出了轮回”

“我错了吗...”

[泰辰] 惊了!为何一颗桃树百年不开花,这背后...

新人写手。幼儿园文笔。
       无聊的创作,架空+ooc严重。
自己都感叹自己可以写这么多。文中有明线和暗线[敲黑板  看出来也没有用。
写的有点拖沓了。懒得改了,就这样吧。
注意,辰鬼被称为无恶不作的精灵只是因为镇民的无知和对其他生物的恐惧罢了。
有很多场景没写出效果。乐呵着看吧。
不要上升真人!!!!!!!!!!!

序.

         何时开?
快了。

1.
     梦中他在含苞待放的桃树下认识他。
看不清他的脸。模糊听得一句这桃树,何时开?还早呢。

2.
小时候,阿泰是个顽皮的孩子。

  家旁边就是一大片树林,树的那边是山,然后外婆说山的那边是海。在树林中心的小土坡上有一颗巨大的桃树,听人们讲那桃树已有百年未开过花了,若是开花,必定是花飘万里。

有的人一出生就望着那颗桃树,到老死也未见得花开。

树林也是禁地。大人们说树林中有一个天性凶残的精灵,他无恶不作。是百年前一位勇者将他封印在树林中,不能再出来作恶,但被封印之后,再也没见过桃树开花了。

大人们还说树林中有各种见不得的脏物,说的儿戏一点,就是什么鬼魂啊什么吸血虫啊什么半狼半人啊。不久前异族战争才刚刚结束,人类损失了许多还要治理中央,哪有什么精力来管这种边陲小镇。

孩子的天性就是贪玩,掏鸟窝活泥巴抓小鱼阿泰哪一样没做过。

有时也抱着好奇心悄悄跑进树林,但从不敢深入,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

即使这样,也还是出了意外。

3.
春,三月。

那日不知是谁先开的头,说要进树林探险寻宝,四五个人人手一根树棍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探险队”。

没两步阿泰看见一处有一朵开的正旺盛的小黄花,便情不自禁的走去。想着这才刚刚过完年到三月,怎就有花开的这样旺盛?

结果便是与其他人走散了。

阿泰一手紧紧抓着木棍,一手捏着摘下来的花无助的大喊着其他人的名字,却无一人回应。

这会儿又是正午,不好辨别方向,阿泰又不敢擅自走动,一旦在这树林中迷失,下次被发现,估计就是一具尸体了吧。

阿泰又大喊了几声,还是没人答应。虽说阿泰胆大,但说不怕什么大人口中的脏物还是不可能的。

壮着胆又走了两步,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桃树,就跑到桃树前蹲下去了。

在快要哭出来的那一刻突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说到。

“你怎在这?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阿泰猛的站起来便看到树后一蹦一跳走出一个穿着蓝斗篷的人。只是看到的一瞬间阿泰就对这个人有一种好感。

接着阿泰很快发现那人的耳朵尖尖的,便知道面前的就是大人口中无恶不作的精灵了。

“...哇  你就是...就是精灵?”

“我是这个森林中唯一的精灵。”

“你真好看。”

“...”妈的小兔崽子。

“你不应该害怕我吗?我听过那些人都说我无恶不作,怎么?就不怕我把你吃掉吗?”说着蹲了下来还对阿泰做一个鬼脸。

“长的好看的人不会做这种事的。”然后阿泰把手里的花别在辰鬼的头侧,想到真好看。

“...算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泰。”

“我叫辰鬼。”

后来?后来辰鬼把阿泰送回了小镇,阿泰想要辰鬼和他一起走出树林,但辰鬼只站在树林的阴影下,笑着看着他,挥了挥手便转身走了。

阿泰关于这次的记忆,就只有辰鬼的笑容和转身离去时斗篷那一抹蓝色。仍是念念不忘的。

“你和他...长的还真像。”辰鬼转着手里的那朵花。

4.
  时隔许久阿泰又做了那个梦,梦中人的容貌依旧看不清。
只听到他说着桃树,何时才能开?快了吧。

5.
在那之后阿泰也尝试再去树林中找辰鬼,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一眨眼阿泰已经长大,已经不再干掏鸟窝活泥巴抓小鱼这档子事情了。

早上阿泰穿好校服背好书包,骑上那辆外公破旧的自行车一路哐啷哐啷的去学校,在进到学校之前,他会在校门口停一会,回头看看那片树林然后进入学校。

在那时没有大学的概念,能完整的上完一个高中就很不错了。高中之后大多数男子选择去中央学习为国家效力。很明显阿泰不想走这条路。

夏,七月。

他高中之后在家里无所事事了好一阵。决定再去树林中看看。

走进树林十几步之后阿泰又看见了开的旺盛的小黄花,他有预感,这次,他可以见到辰鬼。

“辰鬼——辰鬼——辰...”

刚刚喊了几声就突然被捂住嘴,视角一晃,就到了树上,然后不发出任何声音看着树下一路吸血虫走了过去。

等吸血虫都走了之后背后的人才松开手,在树干上阿泰勉强的转身看见身后的就是容貌服装未变的辰鬼。一时间有什么东西涌上心头,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零零碎碎的东西。

“大哥大哥...老铁我们下去说吧。”

“我觉得也行,不然树枝要断了。”

两个人都跳下树,辰鬼拍了拍身上的树叶子又理了理头发,然后看着阿泰,在他先前说了话。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这太危险了,先跟我去我的房子里歇着吧,那比这安全的多。”

辰鬼的房子在大桃树的后面一些些,被几颗白桦包围着,绕开荆棘走了很久阿泰终于是坐在辰鬼家的凳子上了。

阿泰接过辰鬼递过来的一杯茶,一边喝茶一边环视这个不大的空间。门左边是一张床,床旁边有个写作台上面摆着许多文献。正对门又一个放杂物的柜子,刚刚茶就是从那里面拿出来的。奇怪的是门的右边空空的,只有靠墙角的地方有一口水缸。

辰鬼把斗篷脱下放在床上之后也拉开凳子坐下和阿泰面对面。

“...”静默。

“行吧我自己说吧,这几年我知道你来找过我...”

“你知道我来找过你为什么还不见我!”

“激动什么,你不知道我们是要换班的吗。你没见我的那几年树林这边是无痕帮我代管的,我有点事去山那边了。我们是很少换班的,以前几乎几百年才换一次,但是这几年异常比较多,所以提前换班了。”

“无痕经常听到你在林子里鬼叫,我也没和他说过,所以他也只是暗中保护你可以安全走出树林。”

“你来找我干什么?”

“就是想...看看你。”

“...小兔崽子。”

“辰鬼,你为什么不老呢?”

“这还用想吗,我是精灵啊。”

阿泰沉默了,他想是不是在很久以后辰鬼还是这模样而他自己已经老了。又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在脑子里闪过,又不知是什么。

“对了,如果没有异常了,这边应该都是我在了,如果还想找我就在那颗你找到小黄花的树下等我。我可以很快感知到的,没事别瞎走动。”

辰鬼笑了笑。

这笑印在了阿泰的心里。窗外瓶里的两朵黄花正开的旺盛,随着风摆动。

6.
那之后阿泰几乎三五天来找辰鬼一次。但是几乎再也没见过树下有黄花盛开,只是凭着记忆找到那颗树下,为了防止丢失,就在树上刻了个A。

他们坐在房间中喝着茶吃着甜点,一起整理房间,一起修剪屋后的花朵,一起谈着小镇里的点点滴滴。

三五天找辰鬼的日子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六七个月过去了,接着这份感情变质了。

是阿泰的父亲先开始的。

父亲拿着菜刀指着阿泰,说你莫要在往树林里跑了,大家都说你是被树林里的东西迷了眼,这...这说出去多没有面子!你快在镇里寻个安生工作,老老实实呆着吧!

阿泰起初并没有放在心上,依旧往树林里跑,后来有次从树林中回来是听说父亲病倒在家了。在病床上的父亲问阿泰,你可是见到了什么?

精灵。

这说之后,阿泰便被全镇的人关在一间屋里,说他是被精灵迷惑,得要静静心。又请了什么中央里的人来驱邪。大闹了一通,在阿泰的再三承诺下,承诺自己再也不进树林之后可是被放了出来。

他一出门就瘫坐在了地上,没有力气站起来。

那之后他也不是没想过进树林,只是他看见靠近树林的地方建起了一堵高墙,只有一道门,但钥匙只有镇长有。

一道高墙阻碍了他与辰鬼的所有交流。

阿泰找了个便利店的工作,不甘心的工作了一年之后。

他终于又做了那个梦。

7.
梦中。
没有了桃树,但是那个熟悉的人却告诉他,这桃树总有一天会被焚烧的。
是这样吗。

8.
秋,九月。

“老四,钥匙偷到没?”

“给你给你。小心点啊。”

他无论如何也要再次见到辰鬼。

傍晚阿泰悄悄用钥匙打开了高墙的门,溜进了树林。他拿着个手电筒,凭着记忆找到了树。树下的小黄花在黑夜之中开的旺盛,阿泰把这花摘了下来,放在了口袋里。

“谁?”

旁边一个黑影窜了过去,阿泰知道这不是辰鬼,如果这是辰鬼的话会直接和他打招呼,而不是这样试探。

那个人,哦不对,是精灵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同样是蓝色的斗篷,只不过这人面上带了一副眼镜。

“你就是阿泰吧?”

“你是谁?”

并不打算给予信任。面前的人叹了口气小声嘀咕道你们俩还真像...又推了推眼镜。

“我无痕,你大晚上的跑过来干什么?”

“我只有这会才溜的进来。”

“嗯...也是。你来找辰鬼的吧?他一年前和我换班了,明天他就回来了。你看...?”

“我想去坐坐。”

无痕一脸我明白了的样子,领着阿泰就往树林里走。口袋里的黄花露出了一个小头,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走到地方的阿泰就看见了在窗台上瓶里开的旺盛的两朵花,也就把口袋里的花插了进去,这是第三朵了。

轻车熟路的走到房间里坐下无痕去给阿泰准备茶,一边倒热水一边将茶叶放入。

这么久了...终于又回到这里了...环视周围什么都没有变只是原本空荡荡的右边多了一道向上的楼梯。水缸倒是还安安分分的呆在角落里。

把茶推给阿泰之后无痕也坐下。一边端着茶一边直勾勾的看着阿泰。本来在看着房间的阿泰终于受不了这目光也回头一脸疑惑看着无痕。终于把茶放下,无痕看着阿泰说。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

阿泰也放下手里的茶。似乎又有什么在脑海里浮现。

9.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他拿着宝剑走进树林,却因为第一次上阵缺少机敏感,被狼人打了个措手不及。然后梦里的他就晕了过去,再次睁开眼睛就看见坐在床边披着蓝斗篷的人。

这就是人们口口相传无恶不作的精灵。

梦里灰蒙蒙的,而那一抹蓝是那么真实。

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看见床边的人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又扶他起来喝药。

后来他在这里休息,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一出门就看见那颗桃树开了花。推开门的一瞬间他看见了在桃树下的蓝色是如此的耀眼。

亲吻和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如此顺理成章。

看着身旁的蓝色,他想,就这样多好。

那日他还是接到了信。要在三日之内解决,不然他的一家都将受到牵连。

梦里的他哭着对那一抹蓝色诉说,然后亲眼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自杀。怀里的那一抹蓝色终于失去了生机。

灰蒙蒙的梦里,红色是那么刺眼。

10.
醒了已经是清晨了。阿泰发现自己就在桌子上睡了一晚。心里还不住的想着,哇这个无痕这么狠心的吗,就让我在桌子上睡了一晚上。

揉了揉发麻的手臂拍了拍昏昏沉沉的头阿泰开始回忆那个梦境。好真实啊...

嘎吱——门被推开辰鬼小心翼翼的端着一锅汤走了进来,看见阿泰已经醒了之后就没有那么小心了把锅放在桌上坐在阿泰的对面。

“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都要睡死了。”

辰鬼给他弄了一碗汤推到阿泰的面前,也给自己弄了一碗汤。

“我们是不是以前认识?很久很久以前”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不是在你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认识的吗?话说也很快啊...都二十多年了...唉...”

“不是!是在那之前!”

“是无痕让你想起来的吗?那个瓜皮崽子...提这个做什么,都过去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不是他的替代品啊?”

“因为没有意义,你就是你,他就是他。你们两个是不同的人。你有他身上所没有的品质,我很欣赏。”

“我的母亲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就病死了。我的父亲也时日不多了...我想...”

“我想留在这里。”阿泰不安的晃着碗,低头看着碗里的波纹一圈又一圈。

“干什么干什么,你快回去吧。”

就算是辰鬼这么说了,阿泰也还是坚持留在这里。辰鬼把他赶出去阿泰只是坐在门口甘愿受冻挨饿,也不愿意回家去。终于在几日之后辰鬼受不了他了,一边骂着他一边给他披着衣服把他领进了房子。

留在这里的阿泰每天就缩在房子里帮辰鬼做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不过冬天就要来了,阿泰来时也就穿的那么薄,辰鬼到是个精灵不怕严寒,他可以用魔法把自己周围的温度调到恒定的一个值,在加上斗篷本就可以抗寒抗炎,所以也不会冷。

倒是阿泰怎么办呢?这魔法本来就不好施展,因为温度及其不容易控制,很有可能就一下子烧成了煤炭或冻成了老冰棍。

“老铁你别动啊,别动啊。”“我不动”

“哇好烫啊大哥!”“你这个狗贼都说了别动了!”

“这样温度就刚刚好了。”

于是就迎来了冬天。

冬,十二月。

这三个月内两人的小生活倒是过的美滋滋。辰鬼用魔法把窗台上的三朵花照顾的很好,也用魔法种了点小菜。一来二去,打打闹闹中两个人也就确定了关系顺便把那很久之前的事情解决了。

在辰鬼自杀之后,尸体被阿泰埋在了桃花树下。阿泰也在树下哭了很久,但最后还是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树林。他成为了别人口中的勇者,但他也失去了自己的宝藏。从那之后他就病了,这一病,就再也没起来。

其实精灵这个种族本就是不老不死,只有将其头颅砍下或精灵自己断了体内的魔力才会死亡。

辰鬼就没有刺到自己的重要部位,只是为了帮助阿泰躲过那么些人的暗中观察。没想到阿泰这个傻子不知道,并且一出树林就病死了。这下辰鬼的心倒也死了,就放任自己腐烂了。

倒是无痕把辰鬼在完全腐烂之前挖了出来并用巨大的魔力把他修补好。当后来问无痕为什么要救辰鬼的时候,他一脸嫌弃的说到要不是寒夜瓜皮让我一定要救你,你看我会挖你吗???

在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阿泰决定回家看看。看看那个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雪下的很大,阿泰也走了很久。走到镇里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一点都没有变,变的是自己啊。他悄悄和朋友打了招呼,他去墓前看望自己的父母,他走过每条小道...

阿泰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自己生活了很久的地方,一步一步坚定的走进树林。

他发现皑皑白雪中一朵还未盛开的黄花傲立着,他笑了笑把这朵花摘下来放进口袋里,仿佛口袋里就是全世界一般。门口的桃花树在严冬长出了新叶和花苞。这桃树,终于要开花了吗...

小心翼翼的把花放入窗台上的瓶子中,又拍去其他花上的雪。

“鬼哥——我回来了——”

“哎呀!叫什么!我扎着手了!”

“我来看看...”

岁月静好,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11.
中央的人终于还是到这个边陲小镇了。
镇里的人一齐指向那片树林,军队蓄势待发。

无痕急忙找到辰鬼,告诉他中央的人已经到了,这次不能战斗,所以快些收拾,三日后山海见。

辰鬼收拾着自己和阿泰的东西,阿泰刚刚出去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可最后,还是没等到他回来。

是第二日了,阿泰怎么还不回来。辰鬼有些着急了,他自己放了只鸟出去看看情况,却发现中央一行人押着阿泰向这边走了过来。后面的镇民几乎都举着一个火把。

军队很快就到了桃树下。这桃树上又长出了许多新花苞,仿佛就要盛开了。

“那个可恨的精灵快出来!!”

“是啊快点滚出来!!”

“究竟是做了什么孽...”

这样的声音络绎不绝,一句仿佛都是一箭射到了辰鬼的心上。

他一步一步沉重的走了出门。辰鬼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强大的气场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倒是中央的人先一步行动,只不过还是敌不过修养已久的辰鬼。

“你们不要动他!!!”阿泰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想要挣扎着跑出去,但很快又被摁住。

中央军一波一波的上着,后面的镇民也没有闲着。不知是谁乘着辰鬼不注意跑到了房前将火把丢在了上面。

房子开始烧起来,烧的很快,又烧到桃树。接着又有人去将火把投入。辰鬼想要回头去保护那份已经跨越百年的回忆,却被身后的一把长矛打中。

接着许多长矛落下。还是支撑不住,用最后的力气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去。阿泰也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挣脱了束缚,跑向了受伤的辰鬼那里。

辰鬼是半跪着的,阿泰也半跪着。就像他们初见时那样。

“你真好看。”

阿泰用双手捧着辰鬼满是血的脸,让他看着自己。辰鬼终于哭了出来,两行泪划过脸颊,滴在刚刚房子被烧时掉下的小黄花上。

阿泰也忍不住了,终于哭了出来。他没有发出声音,吻了虚弱的辰鬼。

那一刹那,桃花树上的花苞全部开了。开的那样美好那样盛大。脚下的黄花似乎也用自己所有的力气,开出了属于自己的美。

同时,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落下了。

就如他们两人的爱情一般。

卑微而却又轰轰烈烈。

平庸而又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美。

几乎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那火还在烧。烧在所有人的心里。

中央的人迅速反应过来想要去将辰鬼处决掉。

吻结束后,辰鬼哭着笑了笑。趴在了阿泰的怀里,蒙蒙的说了一句话。

接着在中央的人处决辰鬼之前,自断魔力。失去了生机,终于变的冰凉趴在阿泰的身上。迟到的无痕带着寒夜和其他精灵终于也到了。

两个人击退了挥着刀就要落下的中央军。

抱着怀中的辰鬼,阿泰终于大哭起来。就像是失去了重要的东西的小孩一般。他不停的擦辰鬼的脸上的血,拍去辰鬼头发上的雪。

然后看着辰鬼的尸体一点一点消失,最后变成了一颗种子在阿泰的手里。

与此同时,背后的桃花也全部落下,落在火中,脚下的黄花终于枯萎。烧在心里的火也终于停下了。

那朵开了十几年的黄花,终于完成了她的使命。

她很完整的见证了这段感情。

于是不带遗憾离去。

尾声.
最后阿泰成为了树林中无恶不作的精灵。

他把种子种下,等遇到对的人时开出对的花。就像那年春天一般。

自那后,阿泰不做那个有熟悉的人和熟悉的桃花的梦了。

他也不再做梦了。

因为梦中无他。

末.

“你真漂亮。”

“对不起。”

这个呀 
是官方糖吗。(占tag致歉。